現在住在快樂動物醫院大廳每天騎章魚迎接客人讓人摸頭的兔子-豆子

以前叫做目鏡仔,是我從獸醫同學Axon那兒領養來的

在養ALPHA前半年就先養他囉! 領養來時大概有六個月大

比ALPHA大了一歲 所以豆子又叫做ALPHA的"豆子哥"喔!!

以前的豆子  

以下這篇是我的獸醫同學Axon寫的-還叫做「目鏡仔」時的豆子的故事:

(那時的豆子看起來瘦巴巴的哩!)

趕鴨子上架的兔庸醫  黑輪仔 和 刀疤灰     作者 Axon 

我對這些表情冷靜的小朋友向來很有興趣. 不過依照自古以來的家規, 狗狗貓咪不准養, 兔子老鼠自然也不能例外. 青蛙和蝙蝠也是念獸醫系時, 撿到後偷偷藏在小罐小箱中偷渡到房間.

(除了一次偷渡老鼠回家一住就三年, 當然當場就被發表下不為例聲明)

小兔兔和小鼠鼠, 是很容易為了一點小事驚嚇而死的遜腳動物. 在我工作的醫院, 老板向來非常容易講話, 晚上要坳她請客牛排火鍋都沒問題, 唯獨幫這些小東西看病這回事, 她是堅持非要轉到專科醫院不可. 我向來很感激老板對我的我們和這些小動物的保護, 畢竟紙上談兵和臨床經驗是完全兩碼子事. 雖然老鼠兔子便宜到不行, 有些個性也不怎麼樣, 但怎麼說都還是一條命.

於是有一天, 大隻的美女(以下簡稱大美女)打電話來找我懇談. 由於她經常自掏腰包醫療撿到的狗狗貓咪, 再為他們另謀出路, 我們每週總是會和她接觸個幾次. 但是這次的病患耳朵有點大.

"兔子你看不看?" 大美女開門見山

"家兔不看, 不過如果是你搞的慘兮兮的那種, 可以談啦" 我說

"隨便啦, 不去拿給你, 就只能等死."

這句話讓我無法拒絕, 半小時後, 她請人拎了兩隻小東西來了, 看起來狀況是不太妙. 而且年紀還很小, 不到半斤重.

這是我第一次用獸醫的眼光看兔病患,兔子呼吸總是很快,在陌生的狀況下更是如此, 所以會給人一種總是氣呼呼的感覺. 他們兩眼長在側邊, 造成正面的視覺有盲點, 所以他們會用一隻眼睛看著你, 就像是斜眼瞄你的樣子. 今天我還發現他們的眼白幾乎不露出來, 所以讓我們搞不清楚他在看那裡, 很像縫在絨毛玩具上整顆黑黑的塑膠眼睛. 也許這就是為甚麼兔仔們為甚麼看起來這麼像玩偶, 受到大家的喜愛.

為了不對同事們造成困擾,我提著一雙兔怠子和他們的雞絲回到家裡. 哄騙老爸他們需要安靜的住院所以暫時待在家裡. 這兩隻迷你兔都是男生, 臉上有黑輪 滿臉鼻涕的那隻我叫他 "目鏡仔", 右手肘有幾坨膿胞的我叫他 "灰屁屁". 由於下班後回家都接近午夜, 我和老媽蹲在兔籠前看他們一會兒, 做完醫療的工作就去睡了.

晚上我夢到目鏡仔因為鼻腔融解, 整個鼻翼都消失了, 露出鼻中隔軟骨, 還流著膿和血, 就像書上的照片那樣.
再過幾天, 我又夢到 灰屁同學的膿胞越長越多, 最後整個腹側皮膚都是, 就像書上的照片那樣.

然後我又夢到灰屁的屍體, 上面繞著幾隻蒼蠅. 就像恐怖片那樣.

事實證明夢既不是準確的也不是相反的. 目鏡仔在用藥後一週左右, 打噴涕的狀況就控制下來了.灰屁同學則沒有這麼幸運, 膿胞已經從手肘擴大到整個腹側面. 每天晚上我會認真地幫他從破口的地方擠出乾酪樣的東西, 他則會認真地用腳踢我. 另一邊的目鏡仔則有一點哀怨, 因為我不再給他吃甜甜的藥水.

灰仔服藥超過兩週, 情況確每下愈況. 我決定為眼見不行的的灰仔清理滿腹的膿胞. 那天中午休息時間, 我一個人固定住很不爽的灰仔, 打鎮定劑, 弄得滿頭大汗後終於接上氣體麻醉機. 準備保溫, 固定姿勢, 清理掉腹側的毛, 瞇著眼睛為巴掌大的他刷洗. 由於兔兔有病在身多日, 我並不期待他一定會醒來. 在打開滅好菌的器械包後, 我帶上無菌手套然後告訴他, 如果以後會很痛又不會好, 就安心的去吧. 不過正在哈麻藥的他, 呼呼大睡, 也聽不到我在講些甚麼.

我依計畫切開右前肩的皮膚, 發現並沒有辦法把這些乾酪樣的白色塊狀物全部取出來. 整個手術花了將近一小時, 傷口由右前方擴大到兩側鼠膝部形成一個大大的 "人" 字. 我儘可能取出所有的塊狀物和碎片後, 用溫熱的等張液體沖洗多次後用可吸收線縫合.

謝天謝地, 灰仔很快醒來, 也馬上會吃東西. 可是第二天我發現皮下開始鼓起, 用手去擠壓, 並不會從傷口出來. 和原來一樣, 乾酪樣的東西又長出來了. 我有點抓狂, 幫他換了最後線的口服抗生素. 一週後又把他叼回手術台上弄昏. 這次我把所有帶膿的區域連皮切除, 沒有縫合就讓他醒來了.

此後的每天晚上, 我幫他用稀釋優碘沖洗腹部, 再用香香的蜂蜜塗在上面. 開始我還擔心是不是要幫他戴依莉莎白頸圈, 沒想到他非常爭氣, 兩側的皮膚快速往中央生長, 不到兩週就完全癒合. 謝天謝地膿胞沒有再生出來. 右前肢一點點腫大, 最後也消失無蹤.

灰仔在毛髮長出來以前, 肚子上橫豎幾道非常唬人, 因此在江湖上有了 "刀疤" 的新名號.

目鏡仔鼻涕由濃轉淡, 最後偶爾在啃草時才會打個兩聲噴涕. 我開始讓兩個臭男生在地板上做接觸, 進行想像中的幼兔社交生活. 但通常會因為灰仔過於積極地 "上" 比他大隻的目鏡仔, 只好草草了事分頭關回籠中.

在刀疤完全復原前, 我把目鏡仔送給以前獸醫系的同學, 改名為豆子. 也許是這個名字比劃比較好, 豆子現在偶爾會打兩聲噴涕, 沒有再聽到他體弱多病的消息. 聽說他現在練成一項絕技, 各位可以在下面的圖片看到.

IMG_1523.JPG IMG_1524.JPG  

 

以前一直會被刀疤騎著跑的豆子, 聽說在第一次和家裡的古代牧羊犬見面時, 衝上去抱著人家猛騎個不停. 也許古人所說的風水輪流轉, 就是這個意思吧.

IMG_0599 add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樂的林醫酥 的頭像
快樂的林醫酥

ALPHA & 快樂動物們的園地

快樂的林醫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